目击者回忆:温家宝因何事罕见发怒摔了电话
浏览数:7 

目击者回忆:温家宝因何事罕见发怒摔了电话

来源:中老年时报
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
温家宝罕见全家福照片。

温家宝罕见全家福照片。


核心提示:但在2008年汶川抢险指挥时,温家宝把电话摔了。《广州日报》文章称,同行的一名记者目睹了温总理罕有的发怒。

 

本文摘自:《中老年时报》2014年7月25日第05版,作者:劲松,原题为:《总理的怒火朝哪儿发》

有句古话,“治大国如烹小鲜。”在中国,国务院总理就是这个直接“掌勺人”,上至国家大政方针,下到百姓衣食住行,件件都须关心,还得跟成千上万阻力相博弈。教育部原副部长张保庆曾有名言:“政令出不了中南海”,传遍天下,足见总理行事之难。

于是,诸位总理,有时也不得不当场发火。

李克强拍桌子

从不发脾气,这是李克强做总理之前,与其共事过的人对他的最深印象。但从新一届政府上任,一切不同了。

民生,或者说保障更多人能享有改革红利,是让李克强不得不操心的问题。

在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上,李克强谈到,有一位副部级官员,村干部为了“讨好”他,一直给他父亲发放低保。“这用得着吗?难道一个副部长级干部没钱供养自己的老子?说白了这就是送人情嘛,这坚决不行!”说到这里,李克强重重拍了下桌子,“所以,一定要把信息披露制度严格建立起来,防止暗箱操作,低保金的发放要像划分土地那样,让老百姓监督”。

也是在这次常务会上,李克强还讲起,自己有一次去农村调研,遇到一个考上大学却上不起学的孩子,原因是父亲重病,她为给父亲治病不得不辍学打工。

“我们不能让任何一个大学生因为家庭贫困而失学。”李克强说。后来省里给他打报告,说孩子上大学的事情安排好了,但他心里还是不踏实。“她遇到了我,解决了困难,要是没遇上呢?对这些特殊情况,不能只用特殊办法解决。必须要有一个制度。”

事实上,去年10月30日,国务院常务会议的主要内容就是研究建立健全社会救助制度,推进以法治方式织牢保障困难群众基本生活的安全网。而在12月25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,李克强再次强调,要把救助制度普遍建立起来。

“孔子讲,君子周急不济富,这就是说,百姓真有紧急的事,政府就得救。民政部要统筹救助制度的实施,把底线保住。”

温家宝挂电话

和李克强相同,前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也是给人以儒雅、温和的印象,当众动怒这种行为,似乎离他很远。即便是2009年2月2日在英国剑桥大学演讲时遭遇“鞋袭”,他也只是冷静地观察着事态的发展,直到闹事者离开现场,才平静地说:“老师们,同学们,这种卑鄙伎俩阻挡不了中英两国的友谊。”

温家宝任总理的十年,中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与世界、与时代接轨。变局中,中国政府领导人在学习、调整应对,把正前行方向。

于是,所能见到的温家宝的“火气”常常流于笔端。2006年5月19日,黑龙江省齐齐哈尔第二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假药在广东夺命5人。温家宝作出的三点批示里,“彻底调查”“必须下决心整顿”等词,后来被媒体称为“非常严厉”。

即便是2011年被媒体冠名为“点名痛斥染色馒头瘦肉精”的讲话里,温家宝说的也只是“这些恶性的食品安全事件足以表明,诚信的缺失、道德的滑坡已经到了何等严重的地步。一个国家,如果没有国民素质的提高和道德的力量,绝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强大的国家、一个受人尊敬的国家”。

但在2008年汶川抢险指挥时,温家宝把电话摔了。《广州日报》文章称,同行的一名记者目睹了温总理罕有的发怒:“当温总理接到电话,听说由于桥梁倒塌,彭州市10万群众被堵在山中,救灾人员和物资无法运入时,总理在电话里大喊:‘我不管你们怎么样,我只要这10万群众脱险,这是命令!’之后他把电话挂了……总理向前往汶川的登机部队领导下达指示说:‘我就一句话,是人民在养你们,你们自己看着办。’”

从上任总理伊始的SARS,到随后的宏观调控,再到汶川大地震与全球金融危机,十年间,温家宝总理应对着众多之前鲜有发生的难关、大事。他那句“请人民把我忘记”的名言中似有谦虚,也有些许历史的无奈。

朱镕基做“恶人”

“我性情很急躁,缺乏领导者的涵养,干工作急于求成,对下面干部要求过急、批评过严。”这是1988年4月25日上海人大九届一次会议上,朱镕基对自己的评价。这一天,他当选为上海市长,其后历任国务院副总理、总理。

较之两位后任,朱镕基如他自己所说,要“急躁”得多,发起火来,毫不留情,原本不苟言笑的面容也会变得更加严肃。

邓小平曾经多次提到,朱镕基是一个“懂经济”的人。朱镕基总理任期内,也确实吸取了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治理整顿的经验教训,把控住经济大局,压住了经济的“大起”却没有出现“大落”;压住了通货膨胀,却未见市场萧条。但付出的,是调任中央之后,媒体报道里朱镕基不胜枚举的发怒片段,这些片段都在整个中国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激烈转型的关键点上。

1993年,时任副总理的他,为抑制金融失序,接连7次发文要求各银行收缩银根,却被无视。于是在其后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,他伸出手来,点着与会银行官员的鼻子厉声说道:“自己不勤政,又不廉政,吃吃喝喝,乱批条子,任人唯亲,到处搞关系,把国家财产不当一回事,你还坐在讲台上面作报告,下面能不骂你?……如果你们发现我有不廉政、不勤政的问题,你们可以检举、揭发。但是我也要求大家,自己一定要以身作则。”——结果是,短时间内,金融市场迅速稳定,引得媒体欢呼“宏观调控初见成效”。

其后,在九江堤坝决口现场,他怒斥“豆腐渣工程”“王八蛋工程”。在查出时任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的贪污案件时,他更是留下一句名言:“反腐败就是要先打老虎后打狼,对老虎决不姑息手软。我这里准备了100口棺材,99口留给贪官,一口留给我自己,无非是一个同归于尽。”

对下属工作情况,朱镕基更是要求严格。一位前省长回忆:某年国务院召开的全国民政工作会议上,有位副省长照着发言稿念到他们省“配套拨了1.5亿低保资金”。

朱镕基马上打断道:“你真的拿了1.5个亿吗?”其后他问在场的财政部一位副部长:“他真的投了1.5个亿?你们财政部有没有个说法?”该部长说:“据他们汇报,确实是1.5个亿。”朱镕基说,“你讲话还很有艺术,还‘据他们汇报’!到底有没有这回事你不能查吗?”

用朱镕基自己的话说,他之所以发怒,就是要恪尽职守,敢于说真话。“如果本届政府都是‘好好先生’,我们就对不起人民,要做‘恶人’。” (综合《广州日报》、《中国青年报》、《朱镕基讲话实录》)